12岁的本田连

混aph圈的孩子一枚。本命v家极东和米英。

W中学(又名王川的初中恋爱录)【3】

接着我就看到两位老师就在我面前。。。。。。不说什么了,我立马拍了张素材,说了声“对不起!”就飞奔上楼。

回到了宿舍后,我就对着手机傻笑,亚瑟老师那娇羞的面容和阿尔老师满满地攻气质,就这样一直保存在我手机里。不行!我得赶紧发给晓梅姐和嫂子!我把照片发给晓梅姐和嫂子

时,来自俄罗斯那头熊就在我后面。“小川~在干什么呢?”“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回我就忍不住了。大声地叫了起来。“你,你好,伊万老师。”我说到。伊万走回自己的床铺,说:“小川,你下午有一节化学课是我教的哦。”我才喝下去的水,又喷了出来。

我的天!

下午第一节课来到

第一节课是本田菊教的数学课。不过上课的气氛不是怎么正常.我听到许多女生窃窃私语,说着说着还脸红了,有些还很怨恨地看了我一眼。这使我很困惑,问彼得:“彼得,那些女生在聊些什么啊?”彼得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说:“你不知道吗?”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彼得笑笑,说:“今天有一位从初三降到初一的学长,听说成绩非常好,而且人又帅。”我耻笑了一声,说“那他为什么要降下来呢,是傻吗?”说完,我看到彼得严肃地看着我,所有女生的视线也聚集在我身上。“这。。。。。。。。”我突然觉得后背一凉。

“想我了吗,川?”

TBC

真的,对于一个写同人的人来说,这首歌所说的故事已经可以出个长篇了。加上花样年华的话和MV食用更佳!!

体检

额,脑洞来自于体检时外科要脱衣服的现实。
CP:少年米×少年英(微耀菊)
男外科体检室内
“快点脱衣服,男孩子这么磨叽干甚!”王耀朝这些男孩子们吼道。
“知道啦,校医老王。”阿尔弗雷德嘴角微微翘起说到。说完,迅速脱去了薄薄的校服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一旁的男孩们都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轻轻打了一下阿尔弗雷德,“可以啊,你小子。”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眸子瞄向了躲在墙角的男孩。
“亚蒂~”阿尔弗雷德走向躲在墙角的男孩。亚瑟祖母绿色的眸子充满了惊慌,脸微红,说:“离我远点儿,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笑笑,手一下子咚向墙壁,两人的的距离瞬间缩短,亚瑟可以清楚地看到阿尔弗雷德那充满笑意的蔚蓝色的眸子。亚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ba,baka 。”亚瑟把脸一撇。阿尔弗雷德轻轻地解开亚瑟校服上的扣子,说“外科体检可是要脱衣服的哦,小亚蒂。”
“喂!墙角那对情侣。体检了!”在一旁看着的王耀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到。王耀无奈地摇了摇头,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又看向一旁眼睛发亮的本田菊,想着晚上如何教训这个可爱的人。

我的天!我居然30fa 了!感谢你们这些小天使!

日常涂鸦,总有种画毁了的感觉。
1p边伯贤2p亚瑟

你听

嗯,小诗四首,CP耀菊and 米英
不喜勿喷

王耀章

小菊,你听

竹叶沙沙的声音

是不是在告诉我

你来了?

菊,你听

那鸟儿清脆的叫声

是不是在告诉我

樱花开了?

日/本,你听

那雄厚的号角声

是不是在告诉我

我们宣战了?

菊,你听

那飘过日本海的风传递着我的声音

在说

“我爱你。”

即使再也无法相见

本田菊章

NiNi,你听

那轻微的脚步声

是不是在告诉在下

你看见在下了?

耀君,你听

那蜜蜂嗡嗡的声音

是不是在告诉在下

牡丹开了?

中/国,你听

那吵闹的广播声

是不是在告诉在下

在下输了?

耀君,你听

那夹带着牡丹香和你的声音的风

在说

“你爱在下。”

但即使这份爱无法传递

阿尔弗雷德章

亚蒂,你听

那清脆的脚步声

是不是在说

你来了?

那鸟儿声中

是不是在说

红玫瑰开了?

英/国,你听

在你撕心裂肺喊声中

是不是在说

我“自由”了

亚蒂,你听

那走过一个洋的海浪声中夹带着我的声音

在说

“I love  you  , Arite!”

亚瑟章

阿尔,你听

在风吹草地的声音

是不是在说

我找到你了?

阿尔,你听

在小精灵的呢喃细语中

是不是在说

蓝玫瑰开了?

美/国,你听

在自由的钟声中

是不是在说

你独立了?

阿尔,你听

从你为起点的海浪声中夹带着你的声音

在说

“Alfred,you love me.”


七宗罪与罚(2)

人物ooc请注意

不喜勿喷,作者的心脏受不了,但实在忍不下了,请提出

色欲
charter1
“只要和你签定契约,他,就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拥有一头长发的少年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笑)” 
“。。。。。。。。”少年沉默
“怎样?签定契约吗?”
少年的眼里闪过一丝希望,少年嘴角微微翘起
“我愿意。”
“哇,你看,姐姐,那个人好漂亮啊。”“是啊是啊!听说他是弗朗西斯公爵呢!”一个少女和另一个少女窃窃私语到。那个名为弗朗西斯的男人似乎听到她们的窃窃私语,朝她们一笑,两个少女看到弗朗西斯的笑颜,小脸添上一抹红色,弗朗西斯看着她们那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逐渐地向她们走过来,说:“两位漂亮的小姐,是否愿意到我家小息一下呢?”
在一座偌大的别墅阴暗的房间里,弗朗西斯轻搂住刚刚和他谈话的那位小姐,在她的耳畔小声呢喃道。。。。。
弗朗西斯牵着两位女士的手,空旷的别墅里只有小鸟的叫声。“好啦,两位小姐,你们的住处到了哦。”阴暗又潮湿的地下室里,古旧的门伫立在前。弗朗西斯推开门,与老旧的地下室完全不同的地方完全展现,里面充满女人的笑声,衣物和香味。里面的女子们看见弗朗西斯时,眼光完全变得狂热起来,“弗朗西斯大人~~~~”“公爵大人~~~”各色女子的声音响起。弗朗西斯把两位少女带进去,向女子们道:“各位,今天我们这又增加了两位新人,大家一定要好好待她们哟!”弗朗西斯说完便关上了门。一个少年逐渐走到弗朗西斯身后,抱住了他,弗朗西斯转过身去,轻吻着少年的额头,说:“你好啊,小马修。”
TBC

七宗罪与罚(1)

本文根据v家七宗罪改编

作者把某些内容给去掉了,请注意!

人物ooc请注意!

第一章:大罪之器的诞生(以上有些摘自百度)

第三世界初建时,由于诸神内部的矛盾,双子神莱维亚和比西摩以及6位眷属被太阳神封印在艾维里奥斯大陆北方。斗争平息后,各地均发展出了一些国家,尤其在北方大陆上的莱文安塔道王国由于受神明气息的影响而更为发达。

双子神莱维亚和比西摩对太阳神一直怀恨在心,并打算冲出封印。

莱文安塔魔道王国的女王、预言者Merry-Go-Round宣称:“过去遗留的暗之遗产‘罪’将会毁灭世界,为了阻止,必须让‘双头神龙’转生的‘神之双子’诞生,而‘神之双子’的母亲‘Ma’将会是莱文安塔魔道王国的下一任女王”。

全国第一的科学家王耀因此选上全国第一的巫女本田菊作为“Ma”人选

 “耀君,喝口茶吧。”本田菊轻轻地把茶放在桌子上。“嗯。”一旁的男人回答,一下把身旁的本田菊搂在怀里“真是对不起你了,女王要让我做那么多试验。”王耀埋在本田菊怀里说到。“没关系啊,反正都是为了女王嘛。”本田菊抱住王耀,摸了摸了自己的肚子说到。

“耀君。”本田菊哭着说,“在下的孩子呢?”王耀沉默无言,抱住本田菊。本田菊仿佛知道了些什么,也抱住了王耀嚎啕大哭起来。“小菊。”王耀对着本田菊说,“我们搬到埃尔德森林去,好不好?”本田菊点了点头。

多年之后

一个女人跑进森林里,“哇啊~哇啊~”一阵哭声在女人的怀里响起,女人撩开盖住的布,两个黄头发的双胞胎在哭着,一个有着祖母绿色的瞳孔,一个有着蔚蓝的瞳孔,女人吻了吻两人的额头,说:“没事啊,妈妈在这里哦。”双胞胎们停止了哭泣。女人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双胞胎,又跑了起来。女人跑累了,便把孩子们放在树桩下,看到旁边有一株果树,想着填饱肚子继续赶路,便跑去摘过果子去了。

本田菊打算回家时,发现有个树桩下传来哭泣声。他走过去一看,尽然是两个可爱的孩子,“这一定是上天赋予我的礼物。”本田菊这样想着,便抱走他们。摘完果子的女人回来看见自己的孩子不见了,又看见本田菊的身影,女人立马跑起来,追本田菊。本田菊看见女人马上就要追上他了。此时也快要到自己温暖的家,本田菊加快脚步,一下子打开门,又把门给关上了。“回来啦?”王耀走向本田菊说到。本田菊把手中的双子给王耀看,说:“看啊,耀君,我们的孩子!”王耀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他抓住本田菊的手,说:“小菊,我们的孩子,已经死了啊!你赶紧把孩子给人家还回去!”本田菊笑了起来,说:“已经晚了!他们的妈妈,已经死了!”

门外,在乌鸦的叫声之中,女人躺在血泊之中,手中拿着的,只是一个奶瓶。

◆雷文安塔魔道王国第七次Ma计划进行

伊丽娜的哥哥钟表师基里尔·克洛克沃克,使用了封印着“双头神龙”的禁忌设备,导致雷文安塔魔道王国发生巨型爆炸。“双头神龙”莱维亚和比西摩借机转生并附身于艾尔露卡体内,由姐姐莱维亚主导身体。

雷文安塔魔道王国毁灭,巨型爆炸危及到周边各国。

王耀和本田菊因为爆炸,抛弃双子逃离埃尔德森林。

森林里两个孩子比肩走着。

“呐,亚蒂。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们啊?”一个拥有着蔚蓝色双眸的孩子问着旁边有着祖母绿色双眸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还有说了多少遍,要叫我哥哥,或者亚瑟。”绿眸的孩子回答到,“知道啦,亚蒂!”蓝眸的孩子朝他吐了吐舌头。

两人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一座小木屋前。

“看来我们到了。亚蒂,你看魔女的家!”蓝眸的孩子兴奋地说到,“是啊,终于能为爸爸妈妈报仇了。”绿眸的孩子说到。

两个孩子,敲了敲门。

两个孩子,击败了魔女;

两个孩子,击败了魔女的仆人;

魔女的身体变成七宗罪;

色欲暴食傲慢妒忌贪婪暴怒

除了懒惰都被装在不同的器具里;

紫色的长剑;

红色的酒杯;

黄色的镜子;

粉色的双剪;

蓝色的勺子;

还有,金色的钥匙;

两个孩子把这些东西散落在各处;

懒惰孤单的待在木屋里;

两个孩子相视一笑;

去见真正的爸爸妈妈了;

魔道师把懒惰装在人偶里便走啦;

啦啦啦啦啦;

大罪之器诞生啦!

To Be Continued

伊双生贺

只有几个字,不喜勿喷
“罗马诺~”
安东尼奥走到罗马诺身旁,静静地抱住他。罗马诺倒是一惊
“干,干什么啊!混蛋!”
安东尼奥将头埋到罗马诺背上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罗马诺。”
俩人紧紧握住的左手的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ve ~路德,你在干什么?”
费里看着在厨房忙碌地路德说道。
“没,没什么。”
路德立马挡住身后。
费里走进厨房,踮着脚尖看向路德维希的身后。
“路德,你....”
“生日快乐,我的爱人!”
路德身后,有一块蛋糕,上面写着几个字
“I LOVE YOU”

从前(1)

我又来码渣了。
我想伸出手触碰你,为什么我摸到只是泡沫般的虚影!我只是想说一声:我爱你啊!
明明你都独立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何我的心,还是会痛啊!
为什么我碰不到你啊!别这样傻笑啊!我难到我又是在做梦吗?!眼泪的味道,真是太咸了啊!
baka,为什么你要离开我啊!是我太笨了吗!告诉我啊!
啊,就连汉堡都没什么味道了,就想吃你做的“东西”,我到底是怎么了啊!
一闭眼,就会想起你蔚蓝色的眼睛。可一睁眼,却什么都没有,你,在哪儿?
我伸出手,抓住你,抱住你,可你只留给我的却是手上满满的血。
想伸手抓住你的衣角,可你已经挥舞着独立的旗帜,自由的钟声在耳畔响起。只留我一人在原地,嚎啕大哭!